2019-07-07
原创沈村发现巨型明代进士墓碑

沈有则心系国家大事,朝廷的斗争他也早有耳闻。所以,他获取功名后,就不顾个人得失上书皇上,其意是:“立储事关国家的根本,朝廷未来的希望,皇储是国家稳定的象征,要善待皇太子,要造就皇太子成为预备的一代君主”。其措词十分恳切,得到当朝辅臣们的器重,将沈有则的奏章呈给万历帝,并替沈有则美言数语。沈有则的奏章能起到多少作用,暂未查证,但是,当时朝堂上下对沈有则此举大有赞扬。这就是沈有则官场上的一个亮点。

朱常洛虽被立为太子,因为万历帝不喜欢他,他的地位、待遇甚是可怜。其一,一般太子十五六岁结婚,朱常洛到二十一岁才让结婚,才接受到太子教育。其二,朱常洛当了太子移住慈庆宫,这里防卫十分松弛,竟造成一个疯癫之徒也敢执仗追逐太子的事。另外待遇又低,以致后来许多太监纷纷告假而去。中种迹象表明了万历帝对朱常洛的冷淡,这将直接影响皇太子的威信,对整个国家命运走向也将产生极不好的影响。

许文波

朱翊钧十岁登基当小皇帝,16岁初婚,一生中生下8子、10女。按照祖制,历代皇帝都会立皇长子为太子。可是,万历皇帝的长子朱常洛不是皇后皇妃所生,而是皇帝私下里与皇太后面前的一位普通宫女王氏所生。这虽不是嫡系,但按封建帝家祖制“有嫡立嫡,无嫡立长”,那直接立朱常洛为太子不就得了嘛!可是,皇帝不喜欢长子朱常洛,而喜欢三皇子朱常洵,因为朱常洵是万历皇帝与宠爱的淑嫔郑妃所生。

沈村发现巨型明代进士墓碑

沈有则还是个大孝子。至壬子(1612),沈有则便奉命出使到湖南湖北。正好母亲年高欲归,沈有则便借此南下之机兼奉老母回归。当他们母子旅途中停留在东平州时,老母亲突然发病不起。沈有则守护在左右天天泣哭,夜不绝声,七日不止。母亲死后,沈有则悲伤至极,便卒于回家的途中!时年只有五十三岁。死后家人都敬佩他是大孝子,将他葬于沈村埠,以教育沈氏后人。

这事闹到后来,皇太后(神宗的生母慈圣太后)终于出面过问了。因为朱常洛的母亲原是慈圣太后身边的宫女,所以皇太后十分喜欢而疼爱朱常洛。一天,万历帝去看望太后。太后就直截了当地问他说:“众大臣都说早就应该立长哥(太子)了,你是怎么打算的呀?”神宗急说:“他是都人(宫女)的儿子,不便立储。”太后大怒,斥道:“你不也是都人(宫女)的儿子吗?”原来,慈圣太后也是宫女进了裕王府才生下万历帝的。这下,万历帝一时无语了。郑贵妃并不甘休,命人取来万历帝为她立的誓约,要与朝廷理论。结果打开匣子一看,匣子外表一丝未动,而誓约上的文字却腐蚀殆尽,成了一张白纸。这一下将万历帝和郑贵妃都吓呆了!万历帝十分害怕,万历十九年(1601)才下恨心立了朱常洛为太子。

沈有则值得一提的,就是中进士后立马对必须完善建储大事向皇帝上疏谏言,这对当时国家的稳定起了一定的作用。这还得从头说起:

原标题:沈村发现巨型明代进士墓碑

当朝的大夫们一是要按祖制立储,二是看到郑贵妃那野心勃勃的品行,所以都决定要立朱常洛为太子。当时,朝中凡正直的大臣们都赞成这样做。还有许多大臣为这事被万历帝罢黜,但是他们仍坚持要把册立朱常洛为太子的事进行到底。

当时正处在明代万历帝走向衰落时期。此时,万历皇帝和众大臣都为立谁为太子颇伤脑筋,朝廷中因此分为两大派政治势力。一是皇帝自己及皇室亲信,一是官僚大夫们。这里必须说说万历皇帝和他的接班人朱常洛。

目前,这块“孝子进士碑”,仍完好无损地保存于沈氏后人的家中。

万历帝为何这样固执不立长子要立三子呢?因为万历帝已亲口许诺了郑贵妃。据文秉《先拨志始》记载:万历帝曾与郑贵妃在紫禁城西北角的大高玄殿行香。敬香时,郑贵妃要万历帝立誓约,保证立皇三子朱常洵为太子。万历帝在郑贵妃软求硬磨下,还真的立下了立朱常洵为太子的誓约,并藏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,交于郑贵妃保管着。封建时期常言“君无戏言”,所以他不顾大臣们反对要立皇三子朱常洵,不然万历帝在郑贵妃面前怎么交待?可是万历帝又不能孤注一掷,因为这样做既与祖制不符,又有满朝大臣的反对,他怕弄得不好会产生严重后果。所以立储之争就持续了十几年。

据《宣城县志》记载: 沈有则,字士范,号逸少。沈懋学的大儿子。他学识过人,少年时十分聪慧敏锐,是同辈人无法比拟的。他精通经赋,善长楷隶,用现代的话说那就是大学者,书法家。他的著作《九边策要》诸篇数十万言,全都是经世的重要文献。他一切严格遵守祖父沈宠的教诲和训导行事。他访道讲学不远数千里之外,所以所著书中皆是有根有据的大学问。作有《紫烟阁》传世。沈有则生平孝友,常帮助一些家庭使之亲善和睦;好不吝啬地施予一些贫困人家。

(作者系宣州区古泉镇退休干部)

展开全文

不久前,笔者在宣州区沈村镇杨星村发现一块高二米、宽零点八米、厚零点二米的巨型墓碑。这块墓碑系汉白玉石刻制,墓碑四周雕刻有“双龙戏珠”的花纹。其碑文可见“明皇赐进士弟行人司行人逸少沈公”“妣沈母施老孺人”“合墓”等字样。这表明墓碑主人是明代万历时的进士沈有则及夫人,他俩是万历年间的状元沈懋学的儿子和儿媳妇。这么大的墓碑至今能保存完好,在宣城境内确属少见。

微信版第425期

郑贵妃,人不仅长得有闭月羞花之貌,而且聪明机智,最善于卖弄风骚挑逗皇帝,所以十分受宠。而朱常洛母亲王氏是个厚道宫女,只是被皇帝一时性起玩弄一下而已。按照帝王家祖制,只有皇后生的儿女才是嫡系。其他淑嫔、宫女等所生子女,都不是嫡系,所以朱常洛与朱常洵不管宠不宠都不是嫡出。当时首辅申时行(相当于宰相)就根据“有嫡立嫡,无嫡立长”之祖训,上疏皇帝请求立朱常洛为东宫太子,万历皇帝却以“洛儿还小”为由拒绝了。接着万历帝就封郑淑妃为贵妃,其位仅次于皇后了。这事引起了大臣们的警觉,因此,大臣们与万历帝为立太子一事展开了长达十五年的拉锯战。

沈有则万历癸卯(1603)通过乡试中举,八年后至庚戌(1610)成为进士,授官“行人”(礼部行人司的官,主管外出使臣之事)。沈有则授官后敢于立马向皇帝上疏,希望皇上完善“建储”(确立继承皇位的太子的地位),终止皇权争斗,倾心理政,强国富民。措词十分恳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