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7-06
6岁被卖,15岁接客,从名妓到名媛,她用一生诠释,越幸运,越被爱

然而,令人绝望的是,李自成的政权维持不了几天,大顺军便攻入京城了。

时人夸赞其歌喉:

山东八府巡按杨公佩便是如此,见兮不忘兮,垂涎她的美貌,借索诗画为名邀请她参加家宴。

自此,顾横波名震秦淮,艳名远扬,文人墨客列位为秦淮八艳之一。

聪明的女人,遇上权贵压迫,不会以鸡蛋碰石头,非要硬杠,而是用迂回策略化解,既能全了别人的面子,自己也能全身而退。

那天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征明正来找李凌波喝酒听曲,看到站在一旁的顾小媚,觉得面生,便问她姓甚名谁?

他觉得“媚”字实在俗气,于是当场赋诗一首,给她取名为“顾横波”。

哪怕顾横波心如磐石,也被他的执着真诚打动了。

你看,李香君,为侯方域守身如玉,血溅桃花扇,最后还是落得住进养鸡园,抑郁致死下场。

盈盈秋水自横波,浅着红衫胜绮罗;自是江南春色好,清塘行看涌新荷。

眉楼的饮食精巧奢华,官宦子弟、江南名士都以能到媚楼请客为荣幸,甚至被贴上了风雅的标签。

他叔父也算正直,一看到此文,立刻痛骂了一顿大老粗,并且叫他回家,顾横波这才免于难。

他写了4首诗,来形容自己遇见她时的怦然心动。

“才解春衫浣客尘,柳花如雪扑纶巾。闲情愿趁双飞蝶,一报朱楼梦里人。”

只因无奈顾横波

“一林绛雪照琼枝,天册云霞冠黛眉。玉蕊珠丛难位置,吾家闺阁是男儿。”

顾横波是幸运的,在风雨变幻中,龚鼎孳待她如最初,为她馆发,为她画眉,为她作诗,为她填词。

淡染春罗轻略鬓,芙蓉人是内家妆。

“为人臣,仰不愧于天,俯不愧于地,求得一寸心安便好。

芳阁诗怀待酒酬,粉笺香艳残篝火。

未遣罗敷嫁使君

于是,他又降清了。在清朝的仕途,几番大起大落,倒是顾横波因此,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。

康熙三年(1664年)七月十五,顾横波一病不起,卒于北京铁狮子胡同,年仅45岁。

在当时的舆论来看,在他身上,“降闯又降清”是一污点,“千金置妓专宠妓”又是一污点。

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”,原来,天下良辰,美景,赏心,乐事,四者难并。

与其拼死保护奸臣专政,不如保全自己,日后能有一己之力,为民办事。”

只不过,此时的龚鼎孳对明朝,早已心淡,更何况,清朝政局已稳,无谓作没必要的挣扎。

这世间,有人住高楼,有人住深沟,有人光万丈,有人一身锈。

其二

身在勾栏,见惯风花月雪,从一而终的男人万里挑一,还是寥寥无几。

老鸨不惜花重金,找来各个领域的师傅,来辅导顾小媚琴棋书画,针织女红,诗书礼乐,闺中礼仪等知识。

腰妒垂杨发妒云,断魂莺语夜深闻;秦楼应被东风误,未遣罗敷嫁使君。

未见先愁别恨深,那堪帆影度春阴!

其四

盈盈秋水自横波

龚鼎孳身为谏官,连续十七次弹劾其亲信重臣,惹崇祯震怒,以“冒昧无当”将其打入狱。

顾母心之所愿,无非是女儿冬可避风雪,夏可遮骄阳,好好活下去,不必跟着她,三餐不饱腹,苟且度残生。

陈圆圆一支《红梅》名震秦淮,而顾小媚的歌喉却在陈圆圆之上,被誉为“南曲第一”。

余怀,写了一篇檄文激烈声讨大老粗,把信寄给他任南京兵部右侍郎的叔父。

秦楼应被东风误

《图绘宝鉴》称她:“长斋事佛,画兰石山水,天然秀绝,气韵在笔墨之外。有善诗词小令,有唐宋风味。”

当时有两台桌子点名要顾横波相陪,一个是词人,一个是大老粗,顾横波自然去了词人那里。

春风楼的老鸨正上街采集胭脂,好奇走近一看,才发现原来是贫苦妇女,卖女葬母。

画黛练裙都不屑,绣帘开处一书生。

余怀著《板桥杂记》中赞顾横波:

莫怪临危艰授命

此事闹得纷纷扬扬,余怀见此,为她打抱不平,把她救了出来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,顾横波怕女儿着凉了,总是抱着她的棉袄,想跟着去另一个世界照顾她。

感动是真的,不敢轻易把自己托付给他也是真的,于是再次拒绝了他。

欢情太短,离恨久长。龚鼎孳前往北京赴任的时间到了,他提出带顾横波同往,言下之意,从此以后,我护你周全。

顾横波人到中年,盼子盼了十年,好不容易来了个女儿,只陪伴她短短5年,便离开。

在此之前,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,在此之后,他用尽全力,只为把她娶到手。

可惜,丧女之痛这个坎,她还是走不过去。

倘若李香君有顾横波这份幽默胸襟,机智勇敢,是不是就不会有血溅桃花扇的悲凉了?

才女好歌喉,极尽风流。惯将欢笑起人愁。尽说合情独为我,魂魄出窍。舍命作缠头,不死不休。蓬莱琼瑶竞相投。桃李全然都失色,尚羡娇柔。

她长于草根,童年被卖,沦落青楼,亲情淡漠,不能享受父母之爱,也不能孝顺双亲。

其一

这个时候,龚鼎孳带着顾横波双双跳井,想着以死殉国。岂料,被村民所救。

崇祯十二年,年仅24岁的龚鼎孳途径金陵,听顾横波被人传得神乎其神,亦来眉楼,一响贪欢。

浅着红衫胜绮罗

杨公佩一看,这女子幽默又机灵,哭笑不得,也罢也罢。

于是,她样样做到极致,样样学得出息,最为人追捧的莫过于是绘画、诗文、歌舞。

清初文学家,字澹心,时称"余、杜、白",代表作有《板桥杂记》——记载金陵秦淮河畔的梨园、秦淮群艳、趣闻。

晓窗染研注花名,淡扫胭脂玉案清。

此时,李自成的大顺军,已伸出他满口的獠牙,只待将京城吞入其中。

不惧浮沉,不言沧桑

顾横波一旦认定一个真心朋友,便会为其赴汤蹈火,正是她的讲义气这份胸襟,让余怀更加敬重。

原标题:6岁被卖,15岁接客,从名妓到名媛,她用一生诠释,越幸运,越被爱

当时狎妓成风,一来二去,便有人为了抢顾横波作陪,发生争执。

一张竹席,一张白布,一大一小跪在一旁,旁边竖着一个木板,“世道艰难,妾难度日,母饿致死,卖女葬母。”

“五陵年少争缠头,一曲红绡不知数”,江南文宴如果请不到顾横波出场,算是一场憾事。

顾横波住的地方叫眉楼,环境优美,绮窗绣帘,牙签玉轴,堆列几案;瑶琴锦瑟,陈设左右,香烟缭绕,檐马丁当。

顾横波岂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是杨公佩有权有势,得罪不起,只能迂回行事了。

随风珠玉难收拾,记得题花爱并头。

虽然佳人在侧,但大丈夫行走于天地之间,怎能让奸臣把控朝政呢?

“怪年年碧海,成双非易。尽畴昔、罗裙画簟,无数销魂,见面都已。”

龚鼎孳,少年早慧,十二三岁时即能做八股文,亦擅长诗赋古文,人称“合肥才子。

彩奁匀就百花香,碧玉纱橱挂锦囊。

秦淮画舫,桨声灯影,丝竹管弦,乱世佳人,正所谓是一枝篱下晚含香,一河秦淮多少梦。

他们一起走过繁华,走过暖阳,走过凄寒,走过风霜,以云为被,以水为湄,一家三口与平湖秋月朝夕相伴。

*作者:酒肉鲁班,江湖人称“七爷”,年少以为金钱是最重要的东西,现在长大了才发现,的确如此。关注易简读书,用阅读对抗无趣。易简读书:500万阅读爱好者的聚集地,阅读决定思维,思维改变命运,每天早上8点,和我们一起用阅读对抗无趣!微信公众号:易简读书(ID:yijiandushu)

展开全文

她不敢用下半生的幸福去赌一个浪迹青楼男人的承诺,何不如挣钱,守心,往后游山玩水度此生,亦是妙事也。

浮生一场,山水几程,暮色四合,烟云收卷,两心相倾,得酒且醉,得诗且吟,快意人生。

可惜,天有不测风云,那个时代的医疗设施落后,她们的女儿只有5岁,便被一场大病带走了,不留一丝眷念。

深陷红尘,她唯一能做的,便是让自己变得有价值,只要自己值钱,就不会轻易被抛弃,更不会让人随便蹂躏,便能活得有底气,有尊严。

如果龚鼎孳学冒辟疆一样,带着顾横波隐于民间,从此与清风明月为伴,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百花夺魁夜,顾横波在戏曲,音乐,文学,书画,围棋,焚香,诗词等比赛中一举夺得头筹。

历经家变,目睹死别,辗转被卖,年仅6岁的顾小媚,在一瞬间看清了人生百味,也在一瞬间醒悟过来,从今往后,她背后空无一人,只能靠自己。

“霜落并州金剪刀,美人深夜玉纤劳。停针莫怨珠帘月,正为羁臣照二毛。”

凭他主动踏出99步的勇敢,顾横波决定踏出最后一步,勇敢地闯入婚姻的围城,不怕庭院深深,不怕家族是非,不惧浮沉,不言沧桑。

“伏念顾氏,根染凡尘,结缘伉俪。惟我佛能度有缘……”

“岁岁香灯忆水滨,慧光应不堕幽燐。独怜爱海何时竭,每到西风泣泪新。

自此,他们交往频繁,她抚琴来他吹笛,她作曲来他填词,像知己一般惺惺相惜。

是真爱也好,是挡箭牌也罢,这个故事流传千古,郁达夫也据此写了一句,“莫怪临危艰授命,只因无奈顾横波”。

他在金陵停留一个多月,只为能与她多点时间朝夕相处,日日重金邀请她作陪,或同游金陵山水,或静坐楼中赏夕阳,观星辰,偶尔心血来潮便吟诗作画。

顾横波当时位列南曲第一,为向余怀表示感激,放下身架,亲自登台为其贺寿,莫不羡煞旁人。

当时的人还戏称为“迷楼”,迷楼可是隋炀帝的逍遥宫。

民国有林徽因发起的文化沙龙,明朝有顾横波的眉楼宴会。

其三

书生薄幸,空写断肠句。

大老粗虽然内无文墨,但是权力还是有的,于是为了报复顾横波,他喝酒生事,诬告顾横波藏匿金犀酒器,把她告上衙门。

顾横波那经久不起波澜的心,始终还是起了涟漪,感动得一塌糊涂了。

龚鼎孳无奈,只能伤心赴京,走之前在她的《佳人倚栏图》上题诗一首:

她知道,只有位列南曲,才能以艺事人,不出卖肉身,且身侧有人侍奉,否则沦为北曲,只能以色侍人,凄凉度日。

“庄妍靓雅,风度超群。鬓发如云,桃花满面;弓弯纤小,腰肢轻亚。通文史,工诗画,善画兰,追步马守真,而姿容胜之,时人推为南曲第一。”

现在有个人来告诉她,她不是一个人在奋斗,真的有个人是把她放在心尖,割舍不掉。

如今趁着容颜尚好,青春尤在,与其嫁作他人妇,追寻看不到的未来,还不如多多存下银两。

顾横波一路向北,遍地烽烟,随时有丧命的危险,但她不怕,为了爱情,她愿意风雨兼程。

1644年,李自成入关,龚鼎孳立马投降,别人都骂他没骨气,他却留下来一句千古名言,“我欲死,奈何小妾不肯。”

尤其是那咿呀咿呀的歌喉,让人听了欲仙欲死,犹如醉里看镜花。

男儿柔肠,相思倾城

龚鼎孳听了这番话,惊觉他们彼此之间,情趣相投,三观契合。

她开始精神恍惚,不知道女儿去哪里了,在那些地方,可能吃好?睡香?一个人走在路上,可是会孤单怕冷?

顾横波艳名远播之后,无论是文人学士还是达官贵人纷纷找上门来。

“笙歌画舫月沉沉,邂逅才子订赏音。富慧几生修得到,家家夫婿是东林。”

顾小媚所绘《兰花图》扇面今藏于故宫博物院中

1625年,长街春意正浓,街上聚满了人群,围着一对母女指指点点。

湖头细雨楼头笛,吹入孤衾梦里心。

明崇祯七年进士,他十八岁进士及第,任湖北蕲水县令,少年得志,后与钱谦益、吴伟业并称“江左三大家” 。

而他停留一天,便离开了,前有战乱要平,后有妻儿要守,他不敢继续任性求美人。

龚鼎孳行事不羁,胆大妄为,蔑视礼教,又喜好直言,弹劾权贵,他身上多了几分其他文人不曾具备的豪情壮志,这也许是顾横波爱慕他的原因。

顾小媚10岁时,老鸨安排她在青楼头牌李凌波身边侍奉,学着察言观色,为人处世,以待将来。

顾横波思索再三,没有同意。说带她回家的人有很多,但真正愿意护她周全的没几个。

顾横波13岁时,老鸨便安排她首次接客——登台演出后,开价竟筹,价高者得,陪客人一个晚上,卖艺不卖身。

来源/易简读书(ID:yijiandushu)

很快,龚鼎孳就被放出来了。自此,他不再过问朝政,只一心和顾横波沉醉于闺房之乐。

老鸨花了二两,把6岁的顾小媚带回春风楼。

有些事情是努力求不来的,但有些事情是努力可以挣来的,譬如尊严,譬如声誉地位。